午饭笔记二:智利博后的消失[多字]

2017年12月18日 § 留下评论

中午开了个会,第一次了解到智利的公立大学里,博后并不存在,来我慢慢解释一下:

 

智利瓦尔帕莱索大学(Universidad de Valparaíso, Chile),简称瓦大,或者UV,校徽是南十字座: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5.29.jpg

 

瓦大有很多分校,比如:

 

音乐学院: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5.41.jpg

音乐学院:一个很小的院子,建在斜坡上,站在门口能听出来音乐属性

 

人文学院: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5.57.jpg

人文学院:建在著名景点Sotomayor广场隔壁,沿着街是一排这样的彩色大楼,很像乐高的一个系列

 

理学院: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6.02.jpg

理学院:最多有足球场那么大,对比上面俩学院,这个面积算大的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6.07.jpg

 

理学院后墙上的涂鸦

 

瓦大的天文部门叫做:Nuevo Instituto de Física y Astronomía de la Facultad de Ciencias de la Universidad de Valparaíso,简称IFA,IFA的科技工作者只有少许教授和大量博后,教授需要给本科生上课和带着博后科研,博后只需要科研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6.10.jpg

没什么意义的插图,右边是IFA-A楼

 

由于教授需要上课,所以平时很多时间需要备课和上课,导致教授有时候会没功夫在乎博后的科研进展等等,只是在需要讨论的时候乐于给出见解,这也给了博后充分的自由,因此有的博后一周只去办公室一天,过期不候,有的博后吃完午饭才去办公室天黑前必须离开,还有的博后会只在组会的时候出现,千万不要随意觉得他们平时偷懒,他们很可能忙的连周末打球都没时间,刚收到一个邮件,迈克说他周末不去打球,马上要去欧洲,要准备一个报告一个文章和一个观测,没时间了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6.50.jpg

没什么意义的插图,站在IFA-A楼看学校

 

我在这里的导师Edo带了五个博后,是个很大的研究组,他们的方向都在亚毫米波段,几乎请教他们任何问题都能有所收获,感觉比较幸运,我活的比较简单,每天几乎都吃着差不多的东西走差不多的路,因此几乎不用操心吃饭睡觉等生活问题,只需要每天买菜做饭即可,对我来说,这真是个搞科研的好地方

 

然而即使我十分满意,也无法掩盖这些智利博后们的怨声载道,G同学经常说we are nothing,说我们在这里时间很短,就算争取到了权利也是还没来及使用就走了,所以更没人管,学校也不愁没人愿意来,R同学也经常给系主任侯赛老师写邮件群发博后建议给大家买东西,不过最后也没有买啥东西,最近系主任发邮件给R同学,说下次职工代表大会可以有一到二个博后的席位一起参与讨论,建议博后选二个代表,发出博后的声音,R同学群发邮件告知,博后们很激动的表示,我还正要问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既然要我提建议我就不客气了,G同学同学作为博后代表的首选,组织了瓦大博后一次会议,讨论在大学职工代表大会上的提案

 

智利经常举办抗议活动,比如我住的楼下经常敲鼓,比如市中心经常聚集大批人敲鼓,比如昨天微信群里转播了圣地亚哥市民在某商场里敲锣打鼓抗议临近商场过于聒噪的视频,相当以暴制暴,我非常好奇这次博后意见征求大会会不会成为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于是全程围观了这次智利博后会议,下面是今天笔记的主要内容: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7.04.jpg

去开会的博后们,图中参会博后国籍从左至右:印度,比智利利时,右边两位略有重合

 

学校有俩个天文的楼,分别叫IFA-A和IFA-B,这是我第一次见到B楼的博后们,B楼一共有仨博后,俩来参加了这次会议,A楼博后有很多,六个博后参加了会议,A楼参会博后人数远高于B楼,B楼参会博后比例远高于A楼,可见大家都很重视这次会议

 

开会时间是每个人都写上自己有空的时间之后统筹一下,但是似乎显然是为了配合M同学,一个在这里已经待了六年半的B楼资深博后,的时间,预约开会的时间到了,M同学也到了,我们开始开会

 

R同学说,我们这次开会是因为学校居然请我们出席职代会,以前他们从不喊我们,都是悄悄的开会,结果也不公开,这次是个机会,我们要提出诉求,让学校注意到我们

 

G同学拿出一张纸说学校希望我们签名同意这个需求,可是这上面完全没有体现我们的存在性,现在也没谁签名

 

R同学说这感觉就像是学校希望给别人看说你看,我们征求了博后的意见

 

M同学说,对!我早就对学校对我们的做法不满了,大家天天都在一个学校大门进进出出,为什么我们博后就不能用阅览室,就不能借书?

 

非常喜欢看书于是需要看什么书就直接买而不是借因此不了解图书馆规定的R同学说: 真的啊,我们不能借书?

 

M说是啊而且我们不能用那个图书馆里的会议室,只能在这个上课的地方开会,其实对于学校来说我们博后就不存在

 

哦?说来听听?

 

对于学校来说博后不存在这一论点,M同学的论据是:

 

1,我们博后不能用阅览室,每次想到这里都突然好想看书,这很不亲切,对学校图书馆来说我们并不存在

 

2,我们博后没有合同(contract),只有个协议(agreement),不被政府认可,这很不亲切,我们只深深存在在基金委的脑海里,对学校资本来说我们并不存在

 

不太理解这一点的可以看一下硅谷第四季第二集再体会一下: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7.18.jpg

截图自:硅谷.Silicon.Valley.S04E02,当时这个巴基斯坦哥们反悔了个决定,被诘问到:我们有个deal啊!他说,我们那个只能算agreement,结合上下文,感觉是agreement很弱,反悔也不是那么有负罪感

 

3,我们博后是科研的主力但是学校只提供了一块办公室的空地,连个办公桌都要自己买,有一年整个B座没有洗手间,本来是各个楼轮流停电,B座是每次都一起停电,有一次从上午十点停到下午四点,毫无预告,这很不亲切,对学校来说我们B楼并不存在

 

4,我们博后的瓦尔帕莱索大学邮箱简直人走茶凉,她的文章上留得学校邮箱但是学校以为她走了就立刻把邮箱关闭,于是她现在只留gmail,本来觉得很不专业,但是看到一些牛人也用gmail后感觉也没啥了,但是,这很不亲切,对学校邮箱系统来说我们并不存在

 

5,我们博后的工资不是来自学校,而是来自智利基金委,因此学校拒绝让博后参与教学,因为博后教学的酬劳要由学校出,学校不乐意,可是没有教学经验就很难找工作,这很不亲切,对学校教育系统来说我们并不存在

 

关于教学,R同学说他的经验是一定不能提一句话就完了,要给出可行的安排,让学校认可,让学校表示 是 或者 否,可是教学就涉及到能教什么课,讲的怎么样等等,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在教授的课里免费讲一次课?这样我们在简历里写上过课学校也不会反驳

 

G同学也表示没错,也是觉得不是说反对,抗议,或者喊喊口号,就能如何如何,学校甚至可以无视这些反对的声音,反正过几年博后就刷新一轮,也是因此往届博后也不怎么上心提高自己的权益,因为还没等到改变现状,该博后就走了,所以我们如果想办成一个事情,一定要有细节建议

 

M同学说那我们还真要仔细想想,既然这样我们能不能再简单一点,干脆问学校我们能不能在简历写有教学经验,万一有一天用人单位看到她简历问学校具体情况的时候,学校能不能配合着说,“嗯,是有这个博后,对啊,的确上过课,讲的普通天文学,嗯,挺好的”,那我就没啥抱怨了

 

Y同学说这样当然很好,可是考虑到职业发展,是不是让我们真的去教一门课会比较好,教学真的是要积累经验和练习的啊,maja经常想让我上课,但是学校不同意

 

M同学也聊了她遇到的很多荒唐事,在一个学校待了六年半的话,的确会见过大量的世面,M同学讲的心满意足,我等晚辈听得津津有味,不过这会儿有点想不起来了,好像有她丈夫在圣地亚哥什么的

 

Y同学说我们文章里为什么要写这个单位啊,既然我们其实和学校没关系

 

M同学说其实也就是因为老板在这里吧,这样想的话也算扯平了:我们文章里注明学校,学校给老板提供职位,老板给我们科研帮助

 

R同学说另外在康塞普西翁大学,他们写了文章会收到一万块钱,通常是几个主要作者平分,这里有这样的奖励吗,M说啊没有啊,康塞普西翁大学真好

 

R同学说事实上学校经费有一部分是给教授的,只要该教授的单位有这个学校,教授会得到大约人民币一两万的经济支持,之所以分给博后是因为博后也参与了这个工作

 

我说有的时候作者名字右上角会有好几个单位,只要有瓦尔帕莱索大学就行还是要第一单位?

 

R同学说只要有这个单位就行,因此在康塞普西翁大学,这个钱是会分一部分给博后的,不过的确很难准确按照贡献的多少划分,注:这是个私立大学

 

G同学补充了他的朋友在隔壁大学,有好几个单位,写一篇文章就能收到好几份儿钱,一年下来这种钱比工资还高,基本上能雇一个博后帮他工作,如此循环可持续发展

 

M同学开心的说那我们也要钱吧,否则怎么谈感情

 

Y说没错有时候觉得感情好淡,我天天收到大量学校邮件,完全西班牙语,太看得起我了

 

M说对啊你看,完全不关心通知是不是传达到了,这很不亲切

 

S说何止不亲切,简直冰冷,时值Valpo凛冬将至,办公室里能不能多买几个电暖器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7.32.jpg

没什么意义的插图,站在IFA-A楼看校外

 

最后博后们总结出五点提议:

 

1,图书馆权限

2,邮箱期限延长一年

3,给博后教学权限

4,办公室通暖气

5,发文章后得到经济鼓励

 

回办公室后跟博后代表G和曾被以为是博后代表的R同学聊天,了解到一些更多的智利的大学行情:

 

智利的大学分为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

 

公立大学不用交这么多钱,比较平民化,教师工资低一些,教育能力也显得有限,但是学校的风气好

 

私立大学非常市场化,各种收费,比如说要入学,需要通过一个极其简单的考试,之后交学费,一年学费人民币大约十万,想考试还要交钱,想博士毕业当然要继续交钱,也因此老师的收入很高,教学水平也略微高一点

 

于是经过私立大学教育后,会很有种买了个毕业证的感觉

 

那么是不是寒门子弟就没机会得到高阶教育呢,智利有助学贷款和奖学金可以申请,我认识的智利博士是奋力通过一些考试得到个基金委的奖学金帮助完成学业,对他来说,这个奖学金的门槛才是大学入学门槛

 

 

没什么意义的插图

 

职工代表大会将在周二下午两点半举行,本台将第一时间带来后续报道

 

——————————————————————

 

后续报道:

 

经过长达两小时三十分钟的会议,G同学回到办公室,R同学赶紧问进展,我赶紧问会议形式的表决方式,J同学这会儿在洗手间隔壁的小会议室给俩本科生上课,昨天傍晚聊天的时候说,一个是机械专业的,一个是康塞普西翁天文本科专业的,他们不知道AGB和RGB有什么区别,真是带过的最差的一届研究生2333

 

回到主题:首先,会议人非常多,涉及所有学校职工,其次,并不是要在会议期间给出决议而是大家先听听看各自的需求,最后,不知道谁在做决定,所以我们博后还要再开会

 

接下来,对于博后提出的要求,前四个都没啥问题,感觉学校的态度属于:哦哦,没问题,是我们工作疏忽了,给大家带来不便很抱歉,这种,教学的事情还需要商量一下细节,主要反对意见来自文章的奖励机制:

 

一个教授强烈反对这个行为,认为这钱是给老师的,不是给博后的,理由如下,G同学认为其具体反对理由并不支持论点,但是该老师给出的强硬态度,并且没什么余地

 

其实个人的反对是个人意见,一个重要的反对意见来自政策,这个钱来自国家,用于奖励学校,学校可以随意使用,目前的政策是只能发给职工,而博后不是职工,理论上,如果教授比较愿意跟博后和学生加权评平分这部分资金当然可以,可是感觉更希望的是能够不是靠教授的意愿而是从政策上得到这笔钱,我们当初是这么说的吧

 

R同学表示没错,我觉得还是不要寄希望于道德,尽管,嗯,道德不是很重要,最好是能政策上给我们分一点钱

 

G同学继续说,每天负责给这个楼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也反对,说到这里G同学无奈的看着我,并摊开双手:可是即使不把钱分给博后,也分不到她这里啊

 

我赶紧问那别的老师怎么看呢?

 

其他老师有支持的有没怎么表态的,但是这不是投票的会议,就是大家说说看法,G同学接着说,当然也是我表达的问题可能没说清楚,R同学说也可能她理解错了,之后还聊到说要不我们去别的学校兼职吧,挂个单位名字就能收钱,私立学校都会分这个钱,我随后详细询问了这个钱究竟是哪里来的,政策是什么样子,博后的钱是哪里来的,政策是什么样子等等所有我认为有助于思考的细节,也许是我对博后应该得到这笔钱的理由聊的有点换个角度思考问题,R同学一度问我到底支持不支持,我说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当然支持,但是我没有权力,我支持只是一个构思,无法就此成为现实,我想把可能得到的反驳想清楚,看看瓶颈在哪里,事实上最终我们觉得瓶颈是政策,因为当我问道:

 

假设,当时开会的时候所有参加会议人员全部同意分文章奖励给博后,是不是问题能够解决

 

R和G同时沉默了一下,随后表示并不能解决问题,有一个障碍是公立学校有资金流向的规定,因此还要联合别的公立学校一起反对这个政策,这一条很长的路: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27.56.jpg

没什么意义的插图,某日站在理学院门口看斜对面的另一个校区

 

在脑补天下足球用过的一个插曲《Long long way to go》的旋律中,我们一起去边吃午饭边继续聊英国和比利时的相关政策,G同学明天回老家休息,27号后回瓦,刚才群发邮件说我们可以27号后再开博后讨论会商量我们的权益,本台将会持续关注事态进展,并且未必继续更新

 

 

午饭笔记系列旧的回忆:

午饭笔记一:智利海军节  https://palgottingen.wordpress.com/2017/12/18/%E5%8D%88%E9%A5%AD%E7%AC%94%E8%AE%B0%E4%B8%80%EF%BC%9A%E6%99%BA%E5%88%A9%E6%B5%B7%E5%86%9B%E8%8A%82/

Advertisements

智利路边常见植物笔记五[多图]

2017年12月18日 § 留下评论

只见程诚炖了一锅牛肉拌上意大利面吃完背了书包带上细软下楼上公交到汽车站换乘长途大巴到圣地亚哥汽车站转乘地铁一号线直达东北方向终点站出站后手搭凉棚放眼四望找准方向快走四十分钟 这才要再上 (此处摔醒木) 卡兰山 (Cerro Calán)

 

首先介绍个大树叫做智利南洋杉 (Araucaria araucana),是智利国树: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14.jpg

属于本地的非常古老的植物

 

种子是这样的: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20.jpg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24.jpg

剥开是个这么大的松子儿,吃起来像生的栗子,煮熟后好吃一点,完全没有松子的那种香味: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28.jpg

 

杨树的寄生草: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32.jpg

 

这个是在某个周六去附近城市 Viña del Mar 掺和打壁球路上拍的,球场旁边是一片跑马场: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37.jpg

 

壁球是这么一个房子,一人一个球拍,官方规则不明,这几个博后制订规则是只要球弹回来就往墙上打,累了换人,最后一起结账: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41.jpg

 

也有室外的这种蓝色场地,规则不明: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48.jpg

 

隔壁是足球场,很多家长带孩子来学踢球: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53.jpg

 

后面那个山上有智利总统的房子: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3.58.jpg

山上有一条线,是Viña del Mar和Valparaíso的分界线,这俩城市是在并合的状态,公交是贯通的系统

 

这片场地依山傍鞋: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01.jpg

 

这是路边非常常见的芦荟,长的没什么头绪,一旦开花就非常有序: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05.jpg

 

这是把梦照亮的城里的赌场,我们打球当夜古斯塔夫带着古斯塔妻去豪赌了一把,被问到什么体会的时候,古斯塔夫挠挠头说:钱花的挺快的: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10.jpg

 

 

这个是落日: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14.jpg

应个景我出个题高考一下顺便凑点字数加个原创声明吧:我们看到的太阳是大气折射后的太阳的像,那么:

 

1,求傍晚太阳下落速度和中午的太阳移动速度比

2,有没有一个时刻,在地球两端的俩人,一个看到日出一个看到日落,求一下这个时刻的持续时间

 

算出来的可以留个地址,我写明信片给你,错了没关系,对了也没关系,无所谓的

 

很火的火棘: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18.jpg

 

马缨丹: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23.jpg

 

无花果,结了果子: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27.jpg

 

芦竹: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33.jpg

 

槭树: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37.jpg

算节气现在是北半球的大雪,叶子和种子都快掉秃了: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41.jpg

 

大概是一种常春藤,前面植物笔记里出现过夏天的样子: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46.jpg

 

不是很火的火棘: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51.jpg

 

海桐?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4.56.jpg

 

酢浆草,叶子似乎比国内同款尖一些: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5.00.jpg

 

这个是胡椒木,圣地亚哥路边常见: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chinus_molle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5.05.jpg

结红色一串像胡椒的果子: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5.09.jpg

 

这个是一种豆科的植物 Vachellia caven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5.14.jpg

这个果子掉的满地都是,皮很硬,里面就是种子,没有果肉啥的过渡一下

 

这个可能是柳树吧,果子好黑我不认识: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5.19.jpg

 

这就是成长啊各位,六个月前我还不知道这个树的名字,现在知道这个叫 Kageneckia oblonga,也叫 Bollen: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5.26.jpg

 

这个叶子好面熟,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名字: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5.51.jpg

有没有觉得很好吃,我过几天还去这个山头,下次会尝一下

 

在我离开智利大学天文台山上的时候,忽然听到凄惨的叫声,像是一种鹰,图中白云间黑点所示: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5.55.jpg

放大后: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6.00.jpg

还是看不清

 

随后看到树梢上有一只隼一类的鸟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6.04.jpg

另一只: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6.09.jpg

 

看这个鹰的时候忽然传来鸟叫,随手录了一点:

这里有个视频

 

本以为这一天就这么平淡的过完了,我买到长途车票后坐下,来了一对老太太说这是他们的座位,我拿票给他们看,表示:1,这个位置是我的,2,风太大我听不懂,邻座的智利人明白我西班牙语能力后说没事儿,又喊司机来,司机看票后对我说,你跟我来,到车厢末尾,指着所有的车座说,这些车座都被你承包了,我找个靠窗坐下,跟前面帮我忙的智利人比了个大拇指,表示很赞很感谢,坐下,很快就到了Valpo

 

Valpo有个徽章是红黄蓝白四个颜色组成的Valpo字母,看久了以后,看到这四个颜色都会想起这个城市: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16.13.jpg

看到这四个颜色随口念出红黄蓝白的我,还顺便想起个古老的电视剧叫金剑雕翎

到房间后赶紧生火做饭,并查看了一天的里程,才发现哪怕是去趟圣地亚哥都走不到一万步,下次出门数一下步数,并且分为手机在裤兜里,上衣兜里,书包里三种情况做统计,看看手机的系统误差在哪里

 

美食APP功能设计书:点菜助手

2017年12月18日 § 留下评论

我们设计的这个点菜助手是一款新概念美食APP或拓展功能,希望解决:

不知道想吃什么综合症

点菜选择困难综合症

都说你来点你来点随便点症候群

斩钉截铁宣布我不会点菜症候群

等常见问题

我这里先写三百个字达到原创认证的最小字数

以往的食物APP有三种:

1,教你做饭

我比较推荐下厨房这种参与感强的,而不是那种一个厨子讲怎么做怎么做的这种教学感强的软件,这样同一个菜也是各有各的做法可以参考

教学感强的软件建议找那种理解一些食物是怎么回事的人而不是流程走的很熟练的人,我推荐的是神一样的屈浩,石万荣,俞世清大师们在天天饮食的炒菜,做面的视频,看这些真的在菜馆工作了很多年,得到各种好评,而且是来自美食家的好评的厨师现场表演做饭,比看一些图文并茂的攻略内容更加丰富

我印象很深的不是屈浩炒宫保鸡丁,尽管我看了无数遍,也不是屈浩表演炒糖色拔丝等等,也不是屈浩做古法醋鸡,也不是屈浩轻松煎了茄子土豆炒了地三鲜,而是有一集灶的火有点旺,油温升的太快,主持人说今天火有点尖,石万荣说,我就喜欢尖的,因为火力足,但是年轻的厨师不太喜欢,温度变化太快容易糊

火太大的话,颠锅的时候要更快更小心,需要更集中精力,当时我听到这句的时候,就想,这大概就是厨师的修养吧,只要设备没什么硬伤,都能保证出锅的东西拿的出手

好,差不多三百字了,下面是正文:

平时我主要是从一些解释食物的书上学习食物的内涵,这类软件用的不多,就评价到这里

2,对具体食堂做记录评价

比如说大众点评这种,有一次吃饭的时候,书记拔出手机说,就点大众点评的前十名吧

3,订外卖或者类似服务

这种还挺方便的,能送到家门口

在这些相关APP的基础上,我们建议一种基于2的APP或者拓展功能,预计效果是几个人找个馆子,摸出来手机一起打开软件,会自动生成一个建议的菜单

生成这个建议菜单算法是,根据:

1,每个人手机里的大众点评软件对以往的菜的点评和喜好

2,每个人对看过的闲书电影之类的大数据

3,以往这个馆子得到的所有的评论和评价,来自各种媒体或者软件平台

4,以往的几个人坐在一起点的菜的菜单和满意程度

5,以往这个馆子坐在一起点的菜的内容和满意度

什么机器学习啦,蒙特卡洛树搜索啦,深度神经网络啦,阿尔巴尼亚啦,八叉树啦,贝叶斯啦,最小二乘法啦,数据挖掘啦,MapReduce啦,能用的都给用上,结合一些随机的惊喜,推测出来一个符合这些顾客审美和口味的菜单

打开软件或这个功能的时候,用户的口味喜好已经结合用户相关数据得出了结论,餐馆的水准也已经由 所有之前的用户评价 和 那些评价的用户的大数据信息 得到评估,这样以来,一旦打开软件或者这个功能,就已经推荐出来几个你这样的用户可能会喜欢的菜单,包括

1,安全的选择

2,惊喜的选择

3,冒险的选择

4,给定预算的上述三种选择

如果开启多人聚餐,会有个雷达一样的效果,选择一桌的人,之后得到一些菜单,结果会跟上面的差不多

今天讲讲什么叫我有个想法,就差一个程序员了

午饭笔记一:智利海军节

2017年12月18日 § 一条评论

每天中午隔壁的Tom都会来办公室门口喊:Lunch?

 

之后一些博后,包括但不限于一个英国人,一个比利时人,一个智利人,一个印度人,一个中国人就会端着便当微波一下,或者和一个中国人一样去学校门口买一个韭菜盒子 (这四个字念作 安帕纳达),倒杯水一边吃一边聊天,聊天内容什么都有

 

周一中午聊到智利节日,当时智利人和比利时人聊protesting,比利时人说有时候就是去路上转转,感觉没啥用就是玩儿,智利人说,对了这个周末是个节日,你住的地方附近有没有庆祝一下,我说为什么是个节日,他说因为老早前打仗败了,英国人说庆祝失败吗,智利人说对啊我们智利是个失败的国家所以很重视失败,失败是我们的好朋友,当然要庆祝一下,大家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听他讲了个漫长的节日的故事:

 

一百多年前,智利的国家形状像个钩子,比现在短的多,北部沙漠是秘鲁和玻利维亚这俩国家的地盘,玻利维亚当时是沿海的国家,沿着戈壁一路到海边,这俩国家都不是很关心这片沙漠,智利求租,他们立刻说好啊好啊,你愿意的话,我保证十年不涨房租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7.29.jpg1866年南美地图,玻利维亚有一点海岸线 (https://www.etsy.com/listing/487363376/vintage-antique-south-america-map-1866)

 

协议就这么签下来了

 

智利随后就发现了硝石(saltpeter),做了一些生意,挣了大钱,秘鲁和玻利瓦尔不开心了,要涨房租,智利说:我不听我不听

 

那就打仗吧,大家就这么决定了,史称硝石战争,南太平洋战争等等

 

当时秘鲁的海军南美第一,智利的陆军南美第一,智利和阿根廷的陆军系统来自欧洲从麦哲伦海峡一路向北的援助,一路教学等教到秘鲁的时候比较累,教学质量受到影响

 

玻利维亚当时军队比较弱,有一些勇气,在没什么军队的情况下,对智利宣了个战

 

到了1879年5月21日上午,也就是北京的1879年5月21日傍晚,智利两艘船:一条铁船,一条木船悄悄划到当时秘鲁港口伊基克,打算突然袭击

 

同学们也许还记得这份感受:下课前老师突然说大家等一下,我们搞个临时测验,转身就在黑板上出题,秘鲁当时就是这种被突然袭击的感觉,那就打吧,我们可是南美海军第一名啊,何况我们此时有两个铁船

 

于是,尽管很突然,秘鲁还是成功迎战,从早晨7点多一直打到11点,智利两艘船各自情况如下:

 

智利木船,严格的说叫三桅船,比较小,吃水很浅,完全打不过秘鲁铁船,奋力划到了靠近海岸线的区域,追击的秘鲁铁船当场搁浅

 

智利铁船玩的比较大,不停的炮击另一个秘鲁铁船,秘鲁铁船也不停的还击,然而终究打不过,秘鲁船头对着智利船舷,因此秘鲁铁船横截面很小,不容易打中,秘鲁的船一炮连着一炮,邦机邦机的轰炸智利铁船,同时慢慢在靠近,[唱:]都好像在等你要怎么回应

 

距离很近的时候,智利船长突然有了很奇妙的感觉,他看着千疮百孔智利铁船,想起自己经历的千疮百孔的战斗生涯,立刻决定游过去偷秘鲁铁船,于是大喊一声:FOLLOW ME!

 

这个横跳江湖纵跳海,万丈高楼脚下踩的船长跳入太平洋

 

很多船员跟他跳下海,船长等等一小波人游到秘鲁铁船处悄悄地上船,开枪地不要,蹑手蹑脚踮向船长室,路上触发了秘鲁铁船执勤海军警戒,船长中两弹身亡,剩下的活人被抓起来

 

秘鲁铁船船长突然有了新思路,下令撞智利铁船,秘鲁铁船船头有个很长的尖,就撞了三次,智利铁船上窟窿很大,很快就漏水沉了

 

这次战役以智利惨败为结局,这件事情发生在那年的5月21日,这一天成为太平洋战争的一个转折点

 

这个事情其实发生在当时秘鲁的国土上,消息传到智利本土,很多年轻人报名加入海军,经过一些时间的训练,智利和秘鲁,玻利维亚同时打仗,一举打到秘鲁首都LIMA,赢得了战争胜利后从LIMA退军,并且占着玻利维亚的那片海岸,就再也没还给玻利维亚了

 

智利做了一些补偿,比如开了个港口给玻利维亚免税还是什么的无偿使用,还修了一条路方便玻利维亚运输什么的,毕竟是战胜国战败国的协议,这些条件完全谈不上平等条约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8.03.jpg现在这仨国家的地图:玻利维亚被内陆国了

 

后来每到5月21日,智利都会庆祝一下这个事情,当然了,如果翻看秘鲁的历史书,这段故事被写的很惨,完全是被智利侵略了的故事,玻利维亚的估计也是类似的故事

 

这次战争后,智利的海军和陆军都是南美第一,并且挣了很多钱把那个秘鲁铁船买了下来,现在漂在康塞普西翁(Concepción),成为一个博物馆,用来回忆这次突然袭击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8.29.jpg秘鲁铁船Huascar号,如今停靠在康塞普西翁

 

船里有很多当时的文物,比如说有一封秘鲁船长写给智利船长夫人的信,信上说:你的丈夫很勇敢,在这次战役中充分展示了勇气,信心和英雄本色,他的牺牲十分光荣(inherent nobility and a supreme glory),这种句子,感觉是战争是国家之间的事情,作为国家的工具,我无可奈何,作为还活着的人,我敬他是条汉子

 

智利在这次战争中失去了许多生命,也失去了一点智利南端的土地,当时智利北边一直打仗,阿根廷就顺便把南边一个直角占了,并表示你来打我呀,最终形成了这个形状: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8.34.jpg图中的红点是麦哲伦海峡旁边的城市Punta Arenas,说是世界上最南的大城市

 

上午一个硬盘坏了的智利人玩手机时突然说:哈,今天是Completo day!

 

Completo是一种智利三明治,下一节单独隆重介绍一下

智利路边常见植物笔记四

2017年12月18日 § 留下评论

感觉是一种香料: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8.40.jpg

 

看不清是什么花,粉白色: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8.50.jpg

 

好像是常春藤开的花: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8.57.jpg

 

炮仗花,这个花瓣是个管儿,很多都掉了: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9.01.jpg

 

木本曼陀罗: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9.07.jpg

 

朱槿: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9.13.jpg

 

橄榄树和橄榄: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9.18.jpg

 

吊兰: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9.23.jpg

枫树,算是有点秋天的颜色:

看着会想起羊驼: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9.35.jpg

这个结了果子: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06.jpg

刚开花: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10.jpg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15.jpg

 

 

墙胡子,本来以为是龙舌兰的根,直到尖头出现绿叶黄花: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19.jpg

 

智利快递: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23.jpg

 

前面炮仗花远看的样子: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27.jpg

 

经常路过的一个废墟: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31.jpg

 

咏春: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35.jpg

 

这种有眉毛的麻雀叫鹀: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38.jpg

 

☭: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43.jpg

 

终于雨停了的一个傍晚: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3.00.46.jpg

 

APEX SEPIA 数据处理笔记

2017年12月18日 § 2条评论

APEX全称是Atacama Pathfinder EXperiment,我用的数据采集自SEPIA,也叫band 5: http://www.apex-telescope.org/instruments/pi/sepia/,是在智利的合作导师Edo申请到的观测数据,观测了一些姑且称作starburst galaxies,我上上个月学习了一下数据处理方法

 

Edo完全不嫌弃我不懂射电这些设备和数据的原理,并且经常鼓励我和耐心回答我的能明确提出来的问题,我现在的感觉也许重点其实还是天体物理的部分,比如气体是怎么回事,CO是怎么回事,恒星形成是怎么回事等等,所以他觉得我没有相关背景也来得及学,设备部分是挺重要的,理解的越好越容易赶紧放弃一些不靠谱的观测想法,以及判断处理出来的结果是不是合理

 

先说点听来的事情:

 

中智中心驻智利的办公地点在C山上,视野开阔,风景秀丽,龙舌兰参天,仙人掌扎手,七叶树枝叶欣欣,柠檬树果实累累

 

有一天蹭老板的车下山去地铁站路上偶遇一个显然在山上上班的科技工作者,问要不要带你一程,他说好啊,就一直聊天

 

他说他是工程师,做亚毫米波的接收器,我说什么叫接收器,他说是那种锅收集了光,要接收啊,我说是CCD吗,他说不是不是,接收器只看一个频段,我说那是滤光片吗,他说对有点像滤光片,你看你看,就给我看照片,是山上院子里的一个一米镜子里的样子,据他介绍是刚把一个设备装上,测试灵不灵,我说哎我看到了有个圆顶打开了是这个吗,就也拿出手机给他看我拍的照片,他说对对就这个,之后聊了很多设备的事情,我还记得的是ALMA有十个band,就像十个滤光片一样,一次只能用一个,因此效率很低,他们正在研究看能不能一次用俩,之后他帮我买了个公交卡,并且帮我垫了50比索

 

这个笔记的意义是提醒我记住今天我的APEX数据处理和理解能力,不是教育人的,千万不要误会

 

这个望远镜工作的波段叫亚毫米波,和射电波段的技术差不多,但是频率差的很远,物理过程也有区别,我在智利做的事情应当描述为亚毫米波星系性质,这是我半年前路过天津师大,夏老师告诉我后我才知道的事情

 

前几天ALMA第一次开放的band 5也是这个仪器,考虑到我居然有机会申请智利的ALMA时间,感觉是无论如何也要来一把,关于ALMA的所有技术能力都是我在申请前临时学的,发现ALMA就是个亚毫米波IFU,于是我也是当成IFU的设备来写的申请,于是我想都不想的写我要申请ALMA band 5,之后咣咣写意义,说这个样本如何重要,说这种观测是如何如何匮乏,说这种观测会伸张正义,说观测完我能如何如何,说我有APEX数据结果但是没有ALMA不行

 

但是坦率的说希望不大,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

 

要不我这里说点负面经验好不好,就是说观测申请不能怎么写:

 

1,科学目标:

 

科学目标要写做这个观测能解决什么问题,那么就要有个值得解决的问题,什么问题值得解决我这会儿说不清,我现在比较相信的是,满足好奇心这类型的观测申请比较难得到时间:

 

反例:我想看恒星形成率,我想看谱线流量,我就是想看一眼大玻璃片

 

倒不是因为这种观测不重要,而是我很难是第一个好奇的人,尤其是当设备不是个刚刚建成,即将看那些从没看到过的东西的时候,很可能已经有相关的观测了,那么就要论证2:

 

2,为什么现有的数据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一种情况是有一些猛一听的确没有这样的观测,但是完全有可以解决提出的问题的同样观测,另外是的确没有相关观测但是不能说明观测的必要性,比如说:以前的观测都在红移0.1和0.2,我们这个样本红移在0.15,那么如果不能论证有强烈演化迹象,那么就要解释为什么不能用0.1和0.2的性质猜出来个红移0.15的结果,尤其是测量结果误差棒很大的时候,继续观测未必能有助于解决问题

 

反例1:我要做个比如说南极附近的天区的17等的光谱巡天

反例2:我想看看红移0.15气金属丰度相对于隔壁红移的区别

 

3,为什么一定要这个设备:

 

一定要写这个仪器和前面的科学目标般配,而不是说这个设备很好很强大

 

反例1:因为这个望远镜口径好大

反例2:因为休息室有游泳池

 

我写的观测申请满足了2,也就是我知道已经有邻居红移的ALMA观测,还是强行申请了在一个红移bin里的观测;也有点满足1,因为提出的问题是星系恒星形成如何演化这种挺大的问题,但是观测11个星系就能解决这问题吗,区区8.5小时就能解决这种问题吗,很难说,我这里额外补充一点点,申请智利的ALMA时间除了用ALMA OT提交外,还要在:www.cntac.cl 这里填申请,要论证观测对于智利天文学的意义,写一句就行,并且要有智利人批准,这个是22号截止,而我24号才知道,不管怎么说,重在参与吧

 

跑题结束,由于心中有很多问题但是不知道怎么问,也不懂射电是怎么回事,也没理解一些名词什么意思,所以还在广泛查阅资料,也把ERA做成了PDF放手机里看,希望有点理解。我在处理数据的时候,主要做法是看CLASS.pdf和网上的教程,这里完全没有写CLASS汉语教程的意思,只是汇报一下我得到的数据情况一些粗糙的流程,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我得到的数据是APEX,CO(J=2-1)的观测,我要做的是弄出来CO谱线并用高斯拟合

 

安装过程我完全忘了,大约是没什么困难

 

CLASS的用法感觉很舒服的一个地方是简单直接,思路是先载入数据,选出需要的数据,扣除连续谱,叠加信号,所需要注意的一个是横坐标是速度还是频率,设置的参数是速度还是频率,一个是要检查数据是不是不正常

 

处理数据的一个流程是这样的:

 

先要载入数据

 

file in XXX.apex

find

list

 

这样会看到滚屏的场面,find的时候就是找了所有的观测号码,list是看一眼

 

这时候用plot,就能画出来一个谱了,甚至可以用stamp陈列一下,我看到的是一大堆粗谱,但是这样是不够的,需要设置一下y的坐标范围:

 

set mod y -1 1

stamp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4.19.jpg

 

有时候就能看到,有的观测数据噪音大,有的噪音小,处理的时候可以更认真一点,另外是单个观测没什么信号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4.51.jpg

即使smooth一下:

smooth box 1000

plot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5.09.jpg

也没什么信号

 

下面认真一点找关心的数据:

 

set source APEX_SB19

set line CO21red19

find

list

 

这就看到满足这个要求的数据,我这里选的是名叫APEX_SB19,CO2-1的谱线观测,可以plot:

 

get n

plot

 

这里是得到个list第一列的数字,并且画出来,这样搞画出来的是频率横坐标,温度纵坐标,再来一句get n,就得到下一个号码,之后继续plot

 

有时候方便期间要把横坐标画成速度:

set unit v f

plot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5.31.jpg

 

之后的事情是叠加谱提高信噪比,需要设置的是叠加加权的方法,一般是按时间加权,这个在set weight里可以查到:

set weight t

 

把频率或者速度对齐

set align frequency composite

set align velocity composite

 

还有一些设置比如说:

set plot histo

set char 0.6

和后面拟合的时候的窗口:

set win -400 400

这个单位是速度,速度窗口,表示这里面的东西别动,用外面的数据扣除baseline,感觉是在拟合连续谱

这个地方很假的是如果上面设置的横坐标是频率的时候,这个 set win 仍然是速度单位

 

这样做循环:

for i 1 to found

get n

plot

bas 1 /plot

next

能看到窗口一直蹦拟合结果

 

当然还是希望能存下来,所以:

sic dele APEX_SB19.bas !这里删掉以前的同名旧文件 我这里抄的德令哈的教程

file out APEX_SB19.bas s !这是开个空文件,存扣完baseline的东西

 

for i 1 to found

get n

plot

bas 1 !/plot

write

next

 

这样就存进去了,之后载入这个:

 

file in APEX_SB19.bas

find

list

set unit v f

average /resample ! 这里开始做叠加,没有resample的话,会提醒resample

 

plot !画一下看看叠加的结果,我这里画出来的是一堆毛刺

smooth box 1000 !这里smooth一下

plot !这样就有谱了

 

叠加前可能要把谱的边界的值扣掉,这样叠加安全一些,之后再做谱线拟合:

 

base 1 /plot !这里是扣扣baseline

method gauss !说好了,gauss拟合

line 1 !一根高斯

min

vis

draw win !这里画一下拟合窗口

 

这里会有个互动,用鼠标在谱线的左右各点一下,相当于给个拟合初始值

 

还有这些:

greg1\set label Y 4

greg1\label “T\dA* (K)” /y

pen 6

draw molecule frequency ‘line’ 45

draw text 20 0.5 “RMS “‘NINT(SIGMA*10000)|10′” mK in Dv “‘NINT(ABS(1000*VELO_STEP))|1000.'” km/s”

pen /default

say “RMS “‘NINT(SIGMA*10000)|10′”mK in Dv “‘nint(ABS(1000*velo_step))|1000.'” km/s”

这也是抄来的参数设置,后面我跟你讲哪来的:

 

这样画出来的横坐标单位是公里每秒,纵坐标是温度,每个设备都有个参数,能把这个温度换成Jy,高斯拟合出来的参数是面积,线心位置和宽度

 

这样能存下来图片:

sic dele APEX_SB19.eps

hardcopy APEX_SB19.eps /dev eps color

 

这样能存下来fits:

set fits mode spectrum

sic dele APEX_SB19.fits

fits write APEX_SB19.fits /mode

 

这样能存下来参数:

set var base

set var gauss

def real tpeak

def real tpeakerr

let tpeak nfit[1]/nfit[3]/1.0645

let tpeakerr tpeak*sqrt((nerr[1]*nerr[1]/nfit[1]/nfit[1])+(nerr[3]*nerr[3]/nfit[3]/nfit[3]))

sic out APEX_SB19_result.txt

say area areaerr position positionerr width widtherr tpeak tpeakerr rms

say ‘nfit[1]’ ‘nerr[1]’ ‘nfit[2]’ ‘nerr[2]’ ‘nfit[3]’ ‘nerr[3]’ ‘tpeak’ ‘tpeakerr’ ‘sigfi’

sic out ! to close the file and return output to terminal

 

这样得到的谱照片线很细,我还没学怎么弄粗一些,因为可以直接从fits里读数据用别的软件画图,在CLASS的教程里搜索 RESTFREQ,有怎么生成对应的频率和流量,再从APEX_SB19_result.txt里读参数,画上去,对比CLASS画出来的结果,完全一致就行

 

可以对比一下光学的照片:

Screen Shot 2017-12-18 at 12.55.51.jpg

 

叠加的时候,单个谱的边界上的值可能会造成多余噪音,所以在叠加前可以修剪一下边界的值

 

Edo说有时候plot出来的谱看上去有大尺度的结构,可以用FFT的方法看看能不能扣掉,原理是大尺度噪音结构和噪音有区别

 

如果看不上某一个观测,可以用

ignore 1731

扣掉,1731是list出来的第一列数字号

 

我现在了解到的差不多就这些,做的事情很简单所以没学过更多的东西,欢迎各种评论

 

参考文献:

 

0,张智昱写的:在APEX 的观测经历 一,二

 

http://astroleaks.lamost.org/2011/08/25/apex-%E7%9A%84%E8%A7%82%E6%B5%8B%E7%BB%8F%E5%8E%86-1-%E8%83%8C%E6%99%AF/

 

http://astroleaks.lamost.org/2011/09/05/%E5%9C%A8apex-%E7%9A%84%E8%A7%82%E6%B5%8B%E7%BB%8F%E5%8E%86-%E2%80%94-2-%E6%B5%8B%E9%87%8F%E5%92%8C%E6%A0%A1%E5%87%86/

 

存了个PDF并且看了好几遍,一开始有很多名词看不懂,后来看了一些书后再看,感觉有些名词能看懂了,最近有点明白LSB,USB是什么意思,由于入行太晚,我写了个名词列表,等我全都理解是什么意思后就写个射电技术笔记

 

1,http://www.iram.fr/IRAMFR/GILDAS/ 这里有个CLASS.pdf 和几个例子,写的很详细,解释了CLASS能做什么

 

2,搜索GILDAS CLASS看到的那些网页: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CLASS+gigdas#newwindow=1&q=CLASS+gildas

 

3,钱磊老师的博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333-571952.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333-717052.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333-567008.html

 

这个强烈推荐,钱磊老师的博客有个系列是思考题:

http://ism.bao.ac.cn/user/qianlivan/index.html#!sikaoti.md

很多题我不会做,也还是觉得非常有趣

 

4,好像是这里下载的 http://www.radioast.csdb.cn/tools.php CLASS基本使用手册V2.0.pdf

 

5,一个来自这里的pipeline:

 

! —————————————————————————–

! Atacama Pathfinder Experiment – APEX

! Class macro to reduce ON-OFF observations

! —————————————————————————–

! For documentation, examples and documentation about this routine, visit:

! http://www.apex-telescope.org/twiki/bin/view/Main/GildasDataReductionTemplate

! —————————————————————————–

 

很多设置参数我是在这里抄的

 

6,Edo和Karl的远程帮助

 

MMT观测游记[多图]

2017年06月20日 § 留下评论

去年得知MMT山头宿舍装修,因此无法上山查看观测现场,我是这么说的: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0.53 PM.png

今年,我看到了望远镜,而且就是字面的那个意思

山上有了宿舍,我也看了一眼望远镜,梦想实现的如此精确,真是令人猝不及防

赶紧趁着还有印象,写写这次观测的事情

北京没有直飞图桑的飞机,我这次是从圣弗朗西斯科转机,由于这次带了重要的不得了的行李,为了防止入关和行李影响赶飞机,我订了傍晚六点到的飞机,并且和旧金山堂姐一家见了一面

异国重逢,感想颇多,我们讨论了影视,娱乐,旅游,餐饮,经济,辣椒,苹果公司产品发布会是否令人失望等话题,后来在微信上补聊了科学设备,生产力,国家科技发展路线等等,我爹看到大伯,姐姐,嘟嘟和我的合影的时候感觉十分震撼,对于家里来说这实在是很稀有的经历

我们参观了斯坦福大学大门口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1.01 PM.png

和Google的一些大门口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1.06 PM.png

和一些Google自行车什么的,看到google的一些总部的时候,我想起自己和Google的很多交集,比如googleimage,chrome,g+,gmail,googlemap,googletranslate,googlecalendar,googledoc,googleplay,googlebooks,甚至被灭掉的googlereader,和还没来及玩就自灭了的googlewave,以及关联了的youtube和我那怎么都不能参加google广告的blogger,我的生活算是被Google严重影响和改变着,此前雅虎退出过中国,现在我也有一些朋友也正在努力退出中国,想到这里,感觉退出中国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对我来说,只要还有办法用Google就好,否则网络乐趣会降低数个量级,至于在不在中国,我似乎并没有很关心

中午姐姐请我吃了IN-N-OUT,这一分店在硅谷很有名,可以欣赏旁边高速公路的风景,得到了一些华人的喜爱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1.15 PM.png

注意名字(这里敲黑板),in and out,我当时并没有理解这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想起赵云赵子龙在白马坡杀了个七进七出,有点in and out的感觉,而且七次,当时也不理解为什么赵云要七进七出,好不容易出去了为什么还要进去呢?当天晚上的经历让我这个问题有了更多的想法

去往图桑的飞机晚点,好吧,好像我就没坐过不晚点的小飞机

终于到了图桑碰到等我等到很饿的老板,有点晚了只有快餐供应,于是我们去吃了披萨: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1.26 PM.png

之后终于可以出发了,开上了19号公路后,星空很好,我们也只是晚了俩小时,这样想着,我们不停看到路边被惊跃的兔子: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1.33 PM.png

和犹豫要不要蹦起来的兔子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1.44 PM.png

耳朵比脸长,跑起来看上去很瘦

路上还碰到一只狐狸,尾巴粗壮,看着车灯后发呆并原地坐下,之后才慢慢跑开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1.57 PM.png

以及一些松鼠老鼠什么的

好了,终于是可以上山了,MMT在Hopkins山顶,在Fred Lawrence Whipple Observatory里,以下简称FLWO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2.04 PM.png

看到这个图标的时候我惊呼 啊,ds9! 黄老师立刻指正说正确的惊呼方式是:啊,Smithsonian!:)

在半山腰附近有个basecamp,院子里有著名的GeV波段望远镜VERITAS: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2.11 PM.png

是四个这么大的望远镜阵列,收集高能粒子大气簇射的次级粒子,再还原推断是什么粒子和入射方向,算是有一点点空间分辨能力

上山观测是这样的:在basecamp可能有人,通过大门后可以在这里借一个对讲机(walkie talkie),上山前问一下山上有没有车下来,一路上山,再路过一道大门,进门后直到山顶,进观测室大门

山路十分险峻,开车需要小心

每一道大门的密码已经由秘书邮件告知,于是我们在险峻山路上盘行到basecamp大门,下车一看满天星光耀眼,按了密码,大门打开后碰到提着红灯的工作人员,红灯晃着向我们走来,老板要到了对讲机,开车上山,到了第二道大门: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2.34 PM.png

此前MMT秘书给我们写了邮件说: The current combination for the MMT/FLWO road gates is #XXXX. (If a manual gate above km 13 is also locked, the code for the padlock is YYYY.) For buildings, the code is YYYY with no # sign required.

试了密码YYYY和#YYYY,打不开,山上没有手机信号,对讲机说话没人听,只好再开下山到basecamp,这时候我们已经被警察发现了,警察在basecamp上面一点的路边埋伏,尾随我们到山下,我从车里出来按密码锁,警察问你是谁,我立刻想起不见不散的台词说,照警察说的做!美国警察可真开枪!和近期United的惨案,立刻颤抖着说我来观测的,山上密码打不开,同时聚精会神等他说:趴下!少废话!之类的台词

可能警察发现我语法错误太多,又问黄老师,解释清楚后警察离开,我进basecamp大门,再次碰到李玉和,我说打不开门啊怎么回事,他说密码是XXXX,想起秘书邮件那句“no # sign required”,恍然大悟,也问到了对讲机用法是拧到normal后,按着边上的按键说话,山下就能听到了,好,再次上山,再次到达大门口,按了密码XXXX,没有反应,按下对讲机边上按键后噪音比我声音都大

…………

黄老师忽然觉得事有蹊跷,尝试了#XXXX,门开了,这一幕堪称整个晚上毫无争议的亮点,好了,终于能上山了!

我的心情如同一片干燥的沙漠里,忽然开了一朵花: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2.46 PM.png

这时我想起中午吃的快餐店:IN-N-OUT,我们在山上上上下下各两次,多多少少诠释了这个快餐店的名字,考虑到我吃的是双倍牛肉汉堡,更是加深了中午和子夜的对应关系

于是我们抱怨秘书写错了密码,抱怨这种涉及的人多的工程需要靠谱的人,现在再看秘书邮件,感觉她说的一点都没错,那个#XXXX对应的大门用的gates,这是复数啊,padlock我以为是那种墙上一些按钮的平板锁,一搜图片才发现完全不是,到山上宿舍休息室等用密码的地方,按键只有1到5,所以说“no # sign required”

路上碰到一个巨大的水箱还是什么被我误以为是MMT,这么一开车才发现从刚才大门到山顶还有相当一段路

终于到了圆顶,黄老师一看圆顶大门在归位的位置,就知道情况不对,进去一问果然MMT已经停机了,刚才一直有电源不稳定的问题,UPS的电都用完了,都用到了备用柴油机的电,安全起见今晚观测取消,也许明早有人来修

上圆顶里看到了MMT: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2.59 PM.png

左起:程诚,黄老师,徐海

这个是Hectospec和我: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3.12 PM.png

Hectospec有大半个我那么高,比想想的大的多

这个黑色的弯的带子装着300个光纤,另一头接到CCD上: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3.18 PM.png

我上山的时候已经把镜片盖上了,从上面看镜片是这样的: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3.27 PM.png

徐海拍了张这个盖着的布掀开的照片: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3.35 PM.png

观测室有两个工作人员,蓝色上衣小伙跑来跑去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6.50 PM.png

住的地方有个休息室,里面有厨房: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6.55 PM.png

有老鼠: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7.01 PM.png

有台球: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7.06 PM.png

山顶能看到图桑和墨西哥的一个城市,该城市一半美国一半墨西哥,说是真的有孕妇在临盆之际奔跑至边界,走两步后生孩子,现在这个城市聚集一些毒贩子等不健康产品营销团伙,去玩的人就不多了

住的房间和美国旅馆一样没有拖鞋牙刷,好像也没有洗发水,我睡得很快没仔细看,早晨醒的有点慢,没赶上去休斯敦的飞机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7.11 PM.png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7.16 PM.png

中午吃了墨西哥菜,很专业的地方是啤酒用的是冰箱里取出来的杯子: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7.25 PM.png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7.37 PM.png

图桑这里墨西哥气氛挺浓的,吃饭的时候听服务员跟周围的饭客说的都是西班牙语,老板也用西班牙语和英语混着点菜,听得我直想笑

路上路过了个动物标本博物馆,看到了大量的标本和鸟蛋: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7.46 PM.png

那个象鸟蛋放在蜂鸟蛋下面,比较显著

之后路过了一下Saguaro国家公园,saguaro意思是这种粗壮仙人掌,一眼望不到边,非常壮观: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7.53 PM.png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00 PM.png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07 PM.png

在纪念品商店了解到这种东西五十年才开第一次花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13 PM.png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20 PM.png

这个壳是鸟在仙人掌里做窝后仙人掌内壁变硬结出来的壳,仙人掌死了以后会剩下一些指头粗的纤维结构

四月是沙漠开花的季节

这个仙人掌都快不行了,还是坚强的把花开了出来: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28 PM.png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34 PM.png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40 PM.png

这种好像叫Parkinsonia florida 或者 blue palo verde,特点是用枝干进行光合作用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44 PM.png

这个我没找到名字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51 PM.png

这种叫Ocotillo,这里的ll发音是y,念作 哦可提哟

Screen Shot 2017-06-19 at 10.58.57 PM.png

我现在决定继续写MMT观测申请,看看会不会有机会看到一个没故障的MMT

以及如果你看到了这里,你就知道的确看了假的观测笔记